【文学】魁星阁写意

当前位置:必赢app注册送38元 > 必赢app注册送38元 > 【文学】魁星阁写意
作者: 必赢app注册送38元|来源: http://www.rysww.com|栏目:必赢app注册送38元

文章关键词:必赢app注册送38元,惆怅欲言旋

  一个春天的午后,我登上了魁星阁。“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觉油然而生。沧桑的古堡残寺老柏淡却了名缰利锁。利令智昏人生易老,别辜负美好时光。我且受用这无尽的春光好了。

  艳阳下,弥望的是万亩沃野良田。黄的油菜花与绿的麦田错落有致,宛若一幅江南少女织就的壮锦。万户千家诗意地栖居在山环水绕的小镇上,大山把小镇围了个圈,只有北边留出点口儿。对,这是陇上江南,这是一幅写意山水。谚云:“酒井盐池腥红洞,八宝出在滩歌镇。”足见小镇之富庶。

  康熙《宁远县志》记载:“明成化年间,县南滩阁川有醴泉出,初味极醇,后半载成水,至今有酒味。”文中“醴泉”即酒眼泉。“滩阁”即滩歌,因这水草丰美的滩地曾是羌人对歌的歌滩而得名。或说得名吐蕃踏歌。北宋白崖沟摩崖石刻和出土墓砖证明,滩歌之名最迟在宋代就广为流传了。

  有《滩歌八景》一诗这样吟咏古镇:“孤松远影称奇观,隋唐古刹逾千年。威远古寨民间颂,太皇积雪六月寒。南山林海永滴翠,金盆烟云绕周旋。犁开峡口老君显,九龙朝观美名传。”

  站在魁星阁上可谓占尽古镇风情。前有莽莽林海的太皇山,是全天水市最高峰。近有新修的万花寺大雄宝殿与魁星阁遥相呼应。西面,宋代威远寨,系秦州知州曹玮于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修筑,城池犹在。北宋政和八年(1118年),朝廷自巩州陇西县滩歌镇清水坪伐木取材修建宣德楼、集英殿。秋水高涨,木材浩浩荡荡漂出峡口北流入渭河。峡口传说是太上老君驾青牛将双龙山从中犁开而成,魁星阁似明珠,两山宛若蛟龙嬉戏。魁星阁沾了见龙山高拔险峻的光,使得它在历次的洗劫中幸存。“魁星阁始建于清乾隆年间,由本地岁贡生陈一蜚、张云闲、魏清等三十多人参与修建。清末,观下有名张谑者,改东北向为西南向。民国时期,由同村张栋等主持维修并书匾记之。“文革”期间,像毁匾失而阁幸存,为本镇胜迹之一。后风雨剥蚀,空阁椽朽,年久失修,岌岌可危矣!二零零八年古历二月十四日,观下张旺桐、下庄田欢喜、观下张杨占、四合湾刘茂平、观下张连成、令全录等募集资金七千五百余元,延请工匠塑魁星像,缮修阁檐,粉绘墙面,于四月二十五日凌晨四时开光告竣焕然一新矣。”此为杨建全老师《修葺魁星阁记》文,书法家王中原书丹,又“文运光昌”匾,系甘肃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副院长戴恩来博士书写。

  抚摸历三百多年的阁壁古砖,为之庆幸。又为毁于“文革”中的千年古刹万花寺扼腕叹息。祖先有中庸之道,国人却一向走极端,把名胜古迹蹂躏成文明的碎片。孔子向往的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风,风乎舞雩,咏而归”的悠游与惬意。毁了共同的精神家园,我们的灵魂将何以归依?不都成了游魂一样的失了根基的流浪儿?

  宝泉寺蒙养学堂创办人王峻与车恭庵、李恒山赋诗记游:“高阁逼诸天,中峰绕瑞烟。登临出世界,几度隔山川。树点千家小,钟声万壑连。相欢在樽酒,惆怅欲言旋。”想百年前,万花寺钟声袅袅,阳光抚摸的小镇催生汩汩诗情,把酒临风歌诗寄情。这首五言律诗集唐人诗句而成,意境澹远,语句清新自然。可惜如今却再也看不到万花寺昔日的胜景了。

  万花寺依山赋形,是始建于隋唐历经五代、宋元、明清、民国各代修复增建的古建筑群。它呈上中下三寺璧联的格局。上寺大雄宝殿原建于唐永徽年间,有左宗棠、清翰林院编修兼雍正皇帝日常起居注官巩建丰俗称巩翰林等名人所书楹联匾额;中寺为天王殿、雷神殿等,有何鸿吉、徐小康、张及泉等书法家题字;下寺有凌霄殿、四圣宫等建筑。万花寺号称“八楼十二殿”,泥胎彩塑一百三十多尊,千手佛殿《西游记》全套故事壁塑尤弥足珍贵。万花寺古建筑群是滩歌这一“特殊文化区”经济、文化、建筑、雕塑、绘画、民俗诸方面发展水平的标志,只可惜于1968年毁灭了。“文革”一炬,可怜焦土!

  如果说万花寺是乡民心中永远的伤痛,那么雄壮古朴的旋鼓舞却是家乡的一张王牌。它已荣列甘肃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旋鼓舞是一种粗犷豪放极富阳刚之美的广场舞蹈。鼓呈团扇形,羊皮鞔成,俗称羊皮鼓。端午节的赛鼓成了乡民苦乐年华的粗犷抒情形式。旋鼓队有彩幡、队旗。幡高两丈有余,旗杆顶端有仙女骑鹤,下有二龙戏珠冲天旗,旗下悬十二角闰年十三角形大宝盖,每一角悬十二层闰年十三层由绣球花、古寿字、八仙人、刘海撒金钱等装饰成的花串,上书“五谷丰登”“风调雨顺”等吉祥语。宝盖中间是一条宽大的大莽旗,传说象征秦桧夫人。各鼓队都有高丈余布制三角形队旗,配以火焰纹饰。鼓手背插红黄绿三色旗帜。遥望赛鼓场数杆彩幡招展,人山人海,鼓声隆隆,蔚为壮观。端午夜,有“点高山”仪式。只见高高的柴垛由长须飘飘的长者点燃,鼓声欢呼声齐作,从此,旋鼓活动便画上了休止符。“点高山”是上古祭天仪式的遗留。

  从魁星阁下来,返还钥匙,看管的老人比划着叹息说:“一抱粗的刺柏在1958年被剁了……我一天一壶水一块石头浇树砌石阶。”这不正是一位精心守护精神家园的苦行僧吗?进街区有一块大理石碑,上书“滩歌甘肃省历史文化名镇”。这不正是由老者一样的文化良知镌刻而成的吗? 魁星阁登临,良辰美景,涤荡心灵,更多的是一种文化忧思。面对文化遗产,我们没有理由轻狂,只能唤醒道德良知,把根留住。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